我为什么叛逃到 Mac

作为一个某桌面 Linux 发行版贴吧的吧主和做 Linux 相关视频的 up,我为什么突然就成了水果的用户,确实很奇怪。

这要从多年前说起。

曾经我是一个 Windows 粉,我可以很负责任的说从 Windows 1.0 到 Windows 10 的所有正式版我都玩过,对 Windows 的使用 ,我花费了不少功夫。

2015 年 Windows 10 1507 发布,我第一时间给我的机器升级到了 1507,起初觉得,哇,Win10 真好用,新鲜感过后,换来的是一些失望。首先是 UI,我无法认同新的 UI 设计逻辑,为什么图标要这样过分扁平,像 Windows 8.x 那样不挺好的吗?还有就是稳定性,bug 有不少。

在某网站上,我指出了 Win10 的一些问题,我换来的并不是正常的讨论,而是一堆批评,说我不懂电脑,系统出现这么多问题 100% 是我的错。

这种事情发生了不只一次,加上我的之前糟糕的用户体验,我决定,逐渐离开 Windows。

世界上那么多操作系统,我该选哪个比较好,有自由开放的 GNU/Linux,默默无闻的 BSD,有 Solaris,有 FreeDOS,有 ReactOS,还有咬一口的苹果。

FreeBSD 桌面应用比 Linux 还要少,水果,Hackintosh 要折腾很麻烦、有版权问题而且白果价格死高。那么唯一可行的就是 Linux,Linux 我之前就玩过,也算比较熟悉了,所以我选择 Linux。

选哪个比较好,我没有听别人的观点,而是自己去试。Fedora Debian Ubuntu Arch 我玩过,GNOME Unity KDE 我试过。

GNOME3 的设计逻辑我真的不好说什么,界面布局不适合传统计算机,图标又不好看(别和我说美化,我需要默认设置就容易上手的桌面环境),KDE Plasma 表面看上去还可以,但很多地方打磨不到位。其他一些桌面环境都有或多或少的问题。最终,我选择 Ubuntu with Unity Desktop。

相较一些桌面环境来说,Unity 桌面就挺不错的了,加上 Ubuntu 属于 Debian 系列,网上的 deb 安装包又很多。于是,我把 Ubuntu 当日常用的系统,为了能使 Linux 运行 QQ 之类的 Windows 应用,我买了 CrossOver 的正版授权,然后移植了 DeepinQQ 的容器到 Ubuntu,日常所使用的应用解决了,加上我本身就有 Linux 基础,所以这个系统我用的很舒心。加上 Unity 8 当 时 Ubuntu 他们也在搞,虽然不稳定,但我觉得这个桌面将来会很好,于是对 Ubuntu 及 Linux 桌面抱有信心,也认为他们会越来越好。

2017 年 4 月 5 日,清明。Canonical 突然宣布放弃 Ubuntu Touch 和 Unity。震惊之余更多的是失望,但我想,他们虽然放弃了 Unity,但 GNOME 经过他们的调教,应该会更好吧。

半个月之后 Ubuntu 17.10 发布,这一版我已经不知道说什么好了,虽然转移到 GNOME ,但做的很不细心,登录界面的背景和输入框颜色很不协调——这种问题很容易解决,然而他们没有弄。主界面除了把 GNOME 强行模仿成 Unity 以外,没有什么值得我看的。

后来,我试了试别的发行版,总没能提起兴趣。我很喜欢 FreeBSD 创始人  Jordan Hubbard的一句话,“操作系统给人的感觉应该是成品而不是工具箱”,我要选择的系统是我日常所使用的系统,那么应该是一个完成品,“工具箱”并不适合日常使用,因为它太不友好了。可惜的是,大部分 Linux 发行版给我呈现的都是“工具箱”,少部分发行版虽然达到了“成品”的要求,然而细节处理的并不到位。

所以,剩下的选择,不用我多说了。

点赞